Contents

被动态势下的面试:

虽说面试理论上是种双向选择,但实际上参赛选手权利反转都发生在后半段——面试通过之后。

所以基本上面试对于面试者而言只有投简历是主动的,其余的事情都是被动进行的。而我说的“被动态势”也不是指这层意义上的被动。

不是要生造个概念出来,有时候你准备充足,面试的时候满满的自信甚至想要表现一番(学霸请参考过去参加各种考试的心情)。有时你准备不足,面试前就开始忐忑,被问到一些要害问题时直接脑瘫重启,抢救过来时性能又掉了一半…

这就是我说的“被动态势”拉。

因为准备不足和上一篇提到的,有的面试官喜欢试探性问法的原因,多轮面试下来遇到回答不了的问题几乎是必然的。有的人觉得答不出问题尴尬,尤其是双方都觉得该会的问题。实际上更囧的情况是你答一半之后发现在某个地方之后头脑死循环发热一片空白没办法继续讲,辜负期待之外还很难圆场。

遇到这种情况我觉得当然尽快想清楚是不是确实搞不定了,是的话就要立刻“割肉止损”啦。不管是头脑混乱无法思考还是知识准备不足的情况,如果给多少时间都没有用,就不要等到面试官失去耐心之后来打断你。就主动说明下哪个地方掌握不好没办法回答。

一般我会认为能快速知道自己问题所在的人是要比思维混乱浪费时间的人要靠谱些。及时承认不足当然会影响评估,至少影响分不至于受到影响,这种局面下也只能这么处理了。

还有些情况是被问到一些复杂/陌生问题时,没有成型思路不知道怎么去解决的问题。

这类问题有可能本身就缺乏一些必要信息而无法回答的(这又分面试官疏忽和有意为之两种情况),思考的时候意识到缺少信息要主动和面试官进行确定或者自设假设条件分多种情况作答。

有的问题从构思到给出完整答案需要较多时间,长时间的沉默容易让你产生顾虑,气氛也会沉闷。就算面试官没有主动要求,也建议互动的来回答,比如说思考很短的时间后可以先说明一下自己大概的思路,考虑哪些因素,再进一步细化答案。

作弊

不只是笔试可以作弊,面试中作弊可能比笔试还要容易。

笔试不管是有没有人监督,中间出于任何目的祭出手机都是不太好的,作弊嫌疑这种事情是很讨厌的,但是面试则不然。

你能想象你当着面试官的面说,“这个问题我先查一下再告诉你”么?——他估计会打120把你拖走了…

不过有些公司,比如我这次去的,目测技术面就有4轮,中间不是无缝衔接的,经常要等这个人等那个人的。等待的时候你又没事干,玩手机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面试官之间经常是缺乏沟通的,很容易被问到和上一轮相同的问题(亲测)。因此,如果你在第一轮的某个点答不好导致失分,可能再第二、三、四轮会再帮你滚个雪球。

鉴于这种情况,作弊倒成为了很容易办到的事情。休(等)息(待)时间除了刷刷微博上个QQ你就想不到能干点别的?

面试者价值评估【番外】

自然界的东西我们目前都不知道如何将其量化比较,让你比较两片长的差不多的树叶,你怎么比?就算缩小范围,当我们面临对程序猿的工作评估的时候,也都做不到尽善尽美。

所以对于面试官对面试者的价值评估,我也是持类似的看法——是一件比较主观的事情。就算是模数转换(AD)也还存在着算法选择和失真问题呢。

尽管如此,不难想到考量价值时所参照的主要参数。于是我觉得一个人的工作价值评估大致上是这样的关系:

Value = F(智力, 知识, 心态, 经验, 资源, 习惯, 个人规划, 其它自定义参数)

好的评估方法应该追求尽可能的减少误差,我的看法F可以考虑做成一个带权重的方差公式,上述每个参数,都设置独立的评估方法,然后对每个岗位给出一个基准值。

具体环境下的应聘打分由于涉及多人参与,会复杂一些。

比如和目标团队的现状有关,和面试官本人的情绪、价值观有关等等。给出个修正表达大概是这样:

TValue = F(Value, 印象分, 团队互补性)

最后一点容易被忽略,但我觉得工地都喜欢把团队这词挂嘴边,实际只招一类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人,其实是比较天真的做法。

“其它自定义参数”的意思是,根据不同的工作内容可能会有一些比较特别的要求,比如说作为销售,可能注重长相和沟通技巧,作为薪酬专员,可能比较注重RP和忠诚之类的。

之所以没用“能力”这个词,是觉得表达起来其实有些笼统,比如说所谓学习能力,实际上就是F(智力,意愿,方法)。

Contents